自己歸信的經過

我在11年前和我家弟兄一起受洗,回顧這11年,我自己都很難相信有這麼大的改變,我知道這一路上都是主的引導與帶領,不是巧合,也不是意外。

11年前的我,滿腦子都是我要什麼,我要什麼,我也很幸運,受了良好的教育,有份不錯的工作,和老公兩人享受頂客族的自由自在,我的人生都按照我的規劃在進行,我要的,都在我的掌握之中。

從小我就對自己要求很高。能力強、脾氣硬、個性急,是很多人對我的評語,其實他們都很客氣,我越了解自己,越明白我其實是個自私、愛面子、不知體貼、又自我感覺超級良好的人。這樣的個性,讓當時的我在工作與婚姻兩方面都遇到瓶頸,我很想改我的個性,很努力去上了很多課,看了很多書,但感覺就是差了一步,每到重要關頭,我的原始個性又會跳出來,我很誠懇的問很多人,你覺得我要怎麼做才能有所改變?我願意去做所有你建議的事。很多人對我搖搖頭,講不出什麼話,有人告訴我,做什麼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從「心」去改變。我再問,那要怎麼樣才能從心改變呢?他也是搖搖頭,說:你要自己去想。我心中嘀咕說:就是我想不出來才問你的阿。

我就這樣努力了好幾年,感覺像是被高牆圍困住,一直想出去卻一直在撞牆。

直到我經由朋友介紹,開始與傳教士上課,唸到經文裡有很多章節,都解答了我對人生的疑惑,讓我覺得豁然開朗,有很快樂,終於有希望的感覺,我和我先生也很順利地一起受洗。

受洗之後的挫折

受洗之後,我有一段新歸信者的蜜月期,每天都很快樂,感覺很有希望,工作與婚姻也有新的進展,沒想到兩年之後,卻又陷入另一個低潮。

現在我回顧那段期間,我很清楚的看到,再次陷入低潮的原因,是因為我沒有真正的歸信。我只是選擇幾樣我聽得懂,也贊同的教義與誡命來遵守,我還想保留部分的自我。你們一定想不到,那時我覺得最難接受的誡命是什麼。是「生養眾多」。我在上慕道友課程時第一次聽到生養眾多,就覺得這不是對我說的,很自然就跳過,忽略它。受洗後常有人跟我提這件事,我一點也不重視,隨便搪塞過去。當時我和我先生已經結婚八年了,但我們結婚前就說好不生小孩,自己規劃好老年生活,不需要養兒防老,更不需要只因為小孩可愛就降低自己生活品質。有朋友說:你這麼想是因為還年輕,等你過30歲,生理時鐘就會讓你想生了。我根本不信這套。

第二次的低潮比第一次更久,給我更嚴重的打擊。一剛開始,我祈禱,問天父我該怎麼改我的個性,讓我不要再重回以前的路,再撞上以前一直撞的牆。沒有明確回答,但我確有很強烈的感覺要辭掉工作。我抗拒很久,因為我不想在工作陷入瓶頸時成為職場逃兵,我要離開,也要在我最高峰時說再見。但工作確不如我所願,狀況越來越糟。最後我想,也許那感覺是對的,所以,我放下面子,在工作表現不佳時,離開職場。

離開後也不知道要做什麼,但我又有很強烈的感覺要生小孩,我還是一直抗拒。因為我不想讓朋友說:「看吧,被我說中了吧。」撐到最後,我忍不住跟先生討論,他竟然也不置可否,我想,好吧,那就試試吧,如果沒辦法懷孕,我也試過了,至少對這感覺有交代了。

沒想到,我很快就懷孕了。但考驗還是沒有結束。

從懷老大開始,我們家發生一連串的變故,驚濤駭浪,感覺我都快被滅頂了。我永遠記得那時,一場教友大會中,傑佛瑞賀倫長老說:教會就像一艘船,如果你在人生的大海上遭遇狂風暴雨,你會選擇在這時跳船嗎?他說這話時,眼睛看著我,我感覺他是對我說的。我當時靈魂呼喊著回應他:我不會走,再難再苦,我也要留在船上。

憑著信心,面對考驗

身處考驗之中,很多話是當時說不出來的。一直到現在,我還記得當時每天咬牙苦撐的感覺。為了留在教會這條船上,面對考驗時,我必須每一次都做天父要求我做的事,這常常是違背我的本性,讓我感覺痛苦委屈,需要無比耐心去忍耐才能度過。那時我才慢慢了解,我的洗禮,辭掉工作,懷孕,都是在為這場風浪做準備。學習福音為我指出一條直而窄的道路,沒有工作讓我無法藉工作來逃避,有了孩子讓我一定要撐下去,而且給我立刻悔改的勇氣。天父確實回答了我的祈禱。祂正在改我的個性,只是我沒想到這件事會拖這麼久,這麼痛苦。

我很感謝教會有福音研習班,當時叫福音研究所,幫助我很多。我在考驗中,堅持上了四年的福音研究所,深入研讀經文,讓我更明白天父對我的愛有多深,以及發生的這些事都是為了我的益處,是要琢磨、鍛煉我,讓我成為一個我自己都不知道可以變得那麼好的人。

主說:「我的人民必須在一切事上受考驗,好使他們準備好接受我要賜給他們的榮耀,即錫安的榮耀。」(教約136:31)

救主也宣告:「為我失喪生命的,將要得著生命」(馬太福音10:39)我終於慢慢了解失喪生命與得著生命的意義。失去的,是那個不完全、有很多缺點、卻驕傲自大,覺得自己很好的生命。得到的,將會是光輝榮耀、完美無缺、配稱進入高榮國度的生命。我也知道,靠我自己是無法進行這種脫胎換骨般的劇烈轉換,惟有藉著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,交出自己,任由祂塑造、調整,才有可能完成。

但這趟旅程,是不會有行前說明的。就像以色列人要先離開埃及,主才會用雲柱和火柱為他們領路,賜嗎哪讓他們不致挨餓;李海一家人也要先放棄耶路撒冷的產業,進入曠野後,主才會賜他們利阿賀拿、教他們造船。當年倉皇離開納府的聖徒,也是在西遷路上受苦一年,走了約三分之一的路後,主才開始啓示他們怎麼進行這趟西遷之旅。我們在踏出第一步之前,都不會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,但這就是主要求我們要做到的,惟有如此,才能表達我們對主的信心。

戈登興格萊會長說過一個比喻。火車過山洞時,必須先衝入一團黑暗的洞口,把原有的世界拋在後頭,接著會經歷一段前後都沒有光亮,放眼望去,只見無盡黑暗的時間,然後會在遙遠盡頭看見朦朧的微光,在完全黑暗中帶來無盡希望,只要朝著微光繼續前進,慢慢的,光會越來越亮,最後突然間,黑暗退去,出現一片光明燦爛、鳥語花香的美好風景。

當我們經歷考驗,憑著信心,一步一步向前行時,就會經歷像火車過山洞一樣的過程。我們必須先拋棄原本擁有的,無論是個性、脾氣、工作、生活方式、計劃、夢想等等個人的小小堅持,勇敢踏入未知的黑暗中,一步步跟隨主的引導,先經歷完全無望的漫天黑暗,然後才會看到一絲微光,隨著我們的繼續持守,光會越變越強,直到我們進入主完全榮耀的光輝中,呈現在我們面前的,將是我們原先想像不到的美麗新世界。

先有信心,才能有見證

培道潘會長分享他年輕時,海樂李長老給他的忠告。他說:

「我一被召喚擔任總會持有權柄人員, 就去向海樂 ‧ 李長老求教。他很細心地聽了我的問題,然後建議我去見大衛奧 ‧ 麥基會長。麥基會長建議我該朝哪個方向努力。我非常想服從,但卻不知有什麼可能的方法讓我能照著他的建議去做。

「我又回去找李長老,告訴他我不知道要怎麼照著他建議的方向去努力。他說:『你的問題在於你想從一開始就見到事情的結果。』我回答說至少也想看到前頭的一、兩步。(這好像是我們很多人的通病。)接著我學到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訓:『你要學會走向光的邊緣, 接著往黑暗中邁進幾步;然後光會出現,照亮你前面的路。』然後他從摩爾門經裡引述了這 32 個字:

『不要因為沒有看到而爭論,因為你們的信心受到考驗之前,你們不能獲得見證』」 (以帖書 12:6)。」

的確,當我們知道一件事後,就變成我們的見證。如果我們確知這件事,就不再需要信心了。先有信心,才能有見證。但我們卻常顛倒因果,要求先要有見證,才會相信。就像對著沒有柴薪的冷壁爐說:「你先給我溫暖和光,我再幫你加柴點火。」。這兩件事是一樣荒謬。

現在的我,依然在黑暗的隧道中前進,但我已經看見遙遠盡頭的微光,我知道這是正確的路,我祈求天父繼續指引我,我願意去做任何主要我做的事。

我這樣見證,是奉耶穌基督之名,阿們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拂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