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孩進入三歲以後,會開始喜歡找其他小孩玩,但這時的小孩其實還似懂非懂,常常有樣學樣,造成這年齡階段的孩子世界,是很赤裸的殘酷。

 

我不太喜歡用「霸凌」來形容這時小孩間的排擠行為。我覺得太沈重。

 

我的孩子小時候就碰過這種事情,被兩個小孩莫名其妙的被排斥。奇怪的是,只要那兩個小孩任何一人落單,都能單獨和我的孩子相處的很好,只是當那兩個孩子碰到一起時,就會合力排斥我的小孩。

 

相信我,我完全知道那種看著平常捧在手心呵護、如此可愛、純真、善良的心愛寶貝,竟然不受其他小孩歡迎的那種心痛。

 

但我完全沒出面幫小孩處理這件事,也從未跟對方的家長反應這狀況。

 

當小孩被排斥地厲害,神色寞落地來找我時,我只是抱抱他,跟他說:沒關係,我知道你很想找他們玩,但他們現在不想跟你玩,我們要尊重他們的選擇,你可以自己玩,或是找其他人玩,等下次你找到什麼好玩的事想和他們分享時,再試試去邀請他們看,也許他們就會跟你玩了。

 

我是經過深思,才決定這麼做放手,讓孩子自己去面對人生中的挫折與不如意。

 

我想到的是:當耶穌獨自被釘在十字架上,忍受極大痛苦時,天父是如何對待祂的愛子?

 

天父放手讓耶穌獨自走完今生最後一段痛苦路程,天父雖然有一切大能,可以解除這種狀況,但他沒有插手。

 

因為天父放手,基督才能完成祂救贖世人的使命,成為全人類的救主。

 

我的孩子,來到這世上,一定也負有特殊的使命。我如果要幫他完成他今生的使命,就得知道什麼時候要放手,讓孩子自己去面對挑戰,從磨練中得到能力。

 

我知道的是:神所賜的一切都是好的。神安排孩子在這個年紀碰到這個挫折,一定是祂認為對我和孩子都是最好的安排,我應該服從祂的旨意,放手讓孩子接受這種考驗。我更應該思考:天父要我從這件事中學到什麼?

 

我也知道:我是神的孩子,我的孩子也是神的孩子,那兩個排斥別人的孩子也是神的孩子。我不應該批評任何一個孩子、給任何一個孩子貼標籤。雖然我不清楚那兩個孩子為什麼會這麼做,但我覺得我不應該因這個行為去論斷小孩與他們的父母,更不應該以為自己有權力,去要求其他父母照我的意思教導他的小孩。

 

我應該尊重那兩個孩子的選擇,雖然他們的選擇讓我的小孩很難過,我應該趁這機會,教我的小孩:要尊重別人,即使他的作為不合你意。要學會忍耐別人給你帶來的痛苦,因為這樣可以增加自己的愛心與耐心。

 

我教孩子:

 

不要把別人的拒絕和自己的價值連在一起。他不跟你玩不代表你不好或他不喜歡你,只是代表他現在「不想」跟你玩。我們必須尊重別人的決定。雖然耶穌教導我們要跟每個人做好朋友,但我們不能以此去要求別人:一定要跟我做好朋友。

 

就像雖然分享是種美德,但我們只能要求自己跟別人分享,而不應該因此強迫別人事事都要跟我分享。

 

別人現在不想和你玩,並不代表以後都不想跟你玩,我們下次有機會再邀請就好。

 

大人不也如此?有時朋友邀約,就是不想參加,有時說得出原因,有時也說不出原因,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,這代表不喜歡那位邀約的朋友嗎?不見得如此。

 

我不跟小孩說:沒關係,他們不跟你玩,你可以自己玩或者跟別人玩。

 

因為我知道這對孩子「關係很大」。

 

我也不說:你自己玩就可以很開心,為什麼一定要找別人?

 

因為我知道:以我孩子的個性,能跟其他玩伴一起玩一定會更開心。

 

我只是鼓勵他:這次失敗,下次再來,想想新的玩法,試試新的說詞,多邀請幾遍,只要繼續邀請,就不算失敗,永遠有希望。

 

我後來發現:「不從他人身上尋求自我的價值」是小孩和我從這件事中學到很重要的一課。

 

發現了嗎?無論霸凌者或是被霸凌者,他們都有一項特質:都是從別人身上尋求自己存在的價值。

 

因為別人否認或欺負,使得霸凌的加害者必須藉由霸凌別人,才能得到自我價值;也因為必須從別人身上得到自己的存在價值,使得孩子缺乏自信,成為被霸凌的受害者。

 

只要我們知道並永遠記得:我是神的孩子。我與生俱來擁有珍貴的價值,是慈愛天父摯愛的兒女,這價值不會因為別人喜不喜歡我而有所貶損。那我們何必去在乎:他喜不喜歡我?他願不願意跟我玩?他願不願意和我交朋友?

 

我們只需要知道:我的所作所為,是否合乎神的旨意。

 

我也學到:習慣面對挑戰與挫折,會培養出勇氣。我從未看過學走路的小寶寶因為走不穩摔倒而拒絕再次嘗試走路。他們有不放棄的勇氣和信心。但越長越大,我們學會了失望、沮喪、放棄與自我否定。這些情緒會讓我們誇大問題,綁住我們的手腳,限制自己的能力,最後被問題擊垮,讓自己人生越活越卑微。

 

我希望我的孩子在面對人生第一個會讓他悲傷哭泣的挑戰時,是勇敢地一再迎上前去,一試再試,從過程中得到更多能力,幫助他足以應付未來人生中越來越多、越來越大的問題與挑戰。

 

所以我知道我不能插手幫他作任何事情。一件都不行。我的插手,只會讓他變軟弱。讓他對未來更沒有自信,更不敢面對以後的挑戰。

 

所以我忍住了。

 

現在孩子大了,我從未跟他提,看他也根本忘記這件事。我在想:天父真是疼小孩子,給他們很好的「忘性」和復原能力。現在的她,喜歡和朋友相處,有許多好朋友,也很喜歡交新朋友。

 

目前看來,這件事現在也只存在我這個作媽媽的心中,也許,這件事從頭到尾,只有在媽媽心中百轉千迴吧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拂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