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父母問過我:我知道品格教育很重要,可是覺得很虛,除了說說品格故事外,就不知道能做什麼了,結果最後還是把大部分的時間精力花在學數學英文和才藝上。

 

我感覺,像是下面最近在我們家發生的事,這種在生活中做這  種困難選擇的鍛鍊,其實就是道德與人格教育,測驗著我們是否能在任何狀況下,都堅守自己之前答應過的事情,這是誠信,是正直,這是一個人能不斷進步的基本特質。這會鍛鍊到人身體內部,藏在心裡很深的一種能力。

 

我現在還很難清楚表達出來,但我有感覺品格教育就是要這樣做。希望看到我這篇文章的你,也能幫忙把這件事說得更清楚點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八月中旬,兩個姊姊分別完成中國舞考級和跆拳道比賽後,最後是弟弟的武術比賽。但是,粉絲頁上有姐姐們考級和比賽的影片,為什麼看不到弟弟參加比賽的影片?

 

其實,弟弟參加的這個武術比賽是六月就要先報名,比賽共有五天,其中一天是星期天,具體賽程要在比賽前才會公布。

 

為了報名這個比賽,我們考慮了一陣子。一方面是考慮到星期天要去參加教會聚會,守安息日為聖是我們信仰中的一條誡命,我們都已經答應神要這麼做。我希望孩子也從小養成這個好習慣。另外我原本也感覺孩子不太需要這麼小就去比賽,練武術也只是為了讓身體強壯健康,太早參加比賽會讓學才藝有功利的目的,我覺得反而不好。

 

但是教練非常鼓勵弟弟K要去參加,因為他覺得K有天份也很認真,學武一年來進步很多,應該有奪牌的希望,加上這次是全國的比賽就在廈門舉行,機會難得。我問弟弟,他本來很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像教練說的一樣得到好成績,但也很想試試看。

 

弟弟我從小帶大,我知道他在說話和讀寫算數方面,因為腦筋很單純加上有點固執,學習速度不快,但是動作一直很靈活,我常覺得他的手腳反應比他的腦筋快很多。我感覺如果有機會讓弟弟參加暑假的比賽集訓(星期一到五每天2-4小時,總共六周),學習運用身體去做更精細的動作,對他來說是很好的學習機會。

 

最後,為了讓弟弟參與集訓苦練的過程,建立他更多的自信,我們決定先讓弟弟報名,如果最後賽程排在星期天,我們也準備好就放棄比賽,犧牲報名費。我們也跟教練先說明了我們的取捨標準,請他體諒。

 

報名之後,我們全家一直祈禱也禁食,求神把弟弟的賽程排在星期日以外的時間。弟弟也很認真地每天揮汗集訓。

 

結果,比賽前一天賽程排出來,弟弟正好就是在星期天上午比賽。

 

我趁全家在一起的時候宣布這件事。我問弟弟:你覺得應該怎麼辦?

 

弟弟考慮很久,小聲地說:我想參加比賽。

 

大姐在旁邊聽到,馬上說:吼~你沒有守安息日為聖。

 

我想到,在不久前,弟弟曾經在一次跟姊姊的吵架中,大聲抗議:為什麼我做什麼事你們都要一直講一直講......

 

他的抗議提醒了我,他身為家中最小的孩子,上面有兩個姊姊,加上爸爸媽媽有八隻眼睛一直盯著他的一舉一動,他只要做了什麼不對的事,兩個姊姊會個別講一次,媽媽也會講一次,爸爸上班回來以後還會再講一次,真的是動輒得咎,我從來沒注意過他會承受到這種壓力。

 

他的抗議也讓我體認到,孩子真的長大了,尤其他是男生,應該是很不喜歡姊妹媽媽在旁邊碎碎念,我從小帶他到現在七年,他該知道的對錯是非標準應該都知道了,如果沒做到,應該就是目前還做不到或是不想做,如果我們三個女生在旁邊繼續這樣念下去,只會讓他越來越反感........

 

所以我馬上提醒姐姐先別說話,讓弟弟自己說完。

 

弟弟表達他很想去比賽,所以最後決定要自己跟教練去比賽,我們其他家人則決定要在星期天去教會參加聚會,不去看他比賽了。他能諒解沒有家人陪他去幫他加油。我們所有家人也願意尊重弟弟的決定。祝福他能在比賽中完全展現他苦練的實力。

 

最後,我抱抱弟弟,提醒他:記得把他的決定跟天父說一聲。最後,不管比賽輸贏,我們都一樣愛他。

 

我當然希望孩子能遵守誡命,但同時,我也知道遵守誡命真的要出於信心,必須是因為對神的愛而自願去做。

 

因為體認到這點,我第一次試著放手讓弟弟去做他想做的事,尊重了他的選擇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放任了,我在晚上祈禱時,跟天父商量這件事,我感覺需要再跟弟弟多談一談。

 

隔天早上,是比賽的第一天。弟弟沒有賽程,但是會跟著武館教練一早就出門,幫有比賽的師兄弟加油。弟弟因此特別早起,在吃早飯的時候,我找到機會單獨跟弟弟聊一下。

我問弟弟:你有把要比賽的決定跟天父說嗎?

 

他說:有

 

我問:那你有甚麼感覺?

 

他說:模模糊糊的。

 

我又問他:那你可以告訴我,你為什麼決定要去比賽嗎?

 

他說:因為有繳報名費啊。

 

我說:我們在繳錢報名前都已經講好了,如果比賽在星期天,我們就放棄,當成報名費白繳了,所以這點你不用擔心。

 

我停了一下,繼續說:而且,我希望你知道,媽媽是希望你選擇去教會不去比賽的。

 

弟弟不說話........

 

過了幾分鐘,弟弟突然說:好吧,那我不去比賽了。

 

我很驚訝。但弟弟沒再說甚麼話。

 

送弟弟去武館時,我跟教練說弟弟決定不比賽了,教練很難理解,他說會自己跟弟弟溝通。

 

晚上弟弟回家後,我問他:教練有問你要不要比賽的事嗎?

 

弟弟說:有,教練問我為什麼不比賽了?

 

我問:那你怎麼說?

 

弟弟說:我跟教練說我要去教會,不去比賽了。

 

我很高興,弟弟回答的是:我要去教會,而不是媽媽叫我不要比賽。

 

我想,我原本的確可以直接叫弟弟不去比賽,我確定他在這個年齡(七歲)是會聽我的話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想他回答教練的就會是:媽媽叫我不要比賽。

 

我又問他:你告訴我,你原本決定要去比賽的時候,是什麼感覺?

 

弟弟說:很高興

 

我問:那你決定不去比賽要去教會的時候,又是什麼感覺?

 

弟弟說:很難過。

 

我很好奇,就問:那你為什麼要選擇去教會,不去比賽呢?

 

弟弟回答很簡潔:因為要遵守誡命啊!

 

隔天,就是星期天,弟弟一樣穿好襯衫西裝褲,跟著我們去教會,沒有講一句關於比賽的話。後來,比賽成績出來,他為比賽有奪牌的同門師兄弟高興,但也沒再提自己沒去比賽的事了。

 

這就是為什麼粉絲頁上沒有弟弟參加武術比賽的影片。

 

我想,如果不是跟我們同一個教會的人,可能很難理解我們的標準。我只能說,我很高興弟弟會做這個決定,我知道他是因為愛家人,也愛神,所以願意犧牲自己的夢想,能在這麼小的年紀就學會犧牲,自願自己去做自己原本不想做的事,非常難得。

 

我也學到,爸媽簡單清楚的說出對孩子的期望,對孩子是很重要的。如何去平衡威權強迫自由放任,親子間的愛,加上明確清楚的期待,其實是條會讓人安心的界線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拂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