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到這點之後,我開始帶著小孩去找每次失敗的意義。我學會沒事常看著他們笑,欣賞他們,我不在他們面前掩蓋我的跌倒和重新站起來的掙扎,他們也不需要在我面前掩蓋自己的軟弱和恐懼。我跟他們一起慶祝成功,也一起慶祝失敗。我知道他們需要成功,才能鼓勵他們繼續往前走,他們也需要失敗,可以幫助他們更成熟。天父會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需要成功,什麼時候需要失敗。而我需要學會信賴天父。



(這是我在教會裏的演講-以救主的方式教養子女)



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

前天回臺灣路上,在金門機場上了飛機,正要綁上安全帶,大女兒曉家突然說找不到手機,我趕緊請空服人員回去候機室找,沒找到,飛機要準時起飛,空服員要我留下聯絡方式,如果有找到再通知我。



弟弟大開提醒我要祈禱,我就從起飛前一直祈禱,到飛到空中很久了,才結束祈禱。我祈求天父幫忙平靜我的心,我知道天父絕對知道手機在哪,祂讓這件事發生,到底要教我什麼重要的事,我跟天父說,我很希望能找到手機,但是如果天父覺得我們不應該再擁有這個手機,我也願意接受,感謝天父讓我們有能力可以承受損失。



我就這樣一直祈禱,直到我覺得可以睜開眼睛,面對這個事情。



祈禱完,我的心就平靜了。我知道天父掌控一切,我感覺天父也在教曉家重要的事,我不用再多講什麼。



今天,我要講的是以救主的方式教養子女。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想到要教養我的子女,像掉手機的事,在我和子女的生活中常常有,我都覺得我只是在努力忍耐,忍耐他們,忍耐自己,也忍耐生活。我想,他們其實也在努力忍耐我。整體看來,估計他們忍耐我的比例還多一點。



愛是恒久忍耐,因為我們一直彼此忍耐,也一起忍耐生活,我們才變得越來越彼此相愛。



所以我今天不敢說教養,教養的英文是”parenting”,就是做父母親的意思,所以我今天擅自把題目改一下,我想分享我如何學習用救主的方式做媽媽。



我想,每個媽媽都很希望能夠有像耶穌基督一樣的小孩,身體健康,聰明又服從,每天自動自發做功課,在家手腳勤快,主動做家事,從來不跟兄弟姐妹吵架。不過,我想每個小孩,何嘗不希望自己的媽媽也像救主一樣,體貼和善,充滿智慧和耐心,無論如何都不生氣。



只是我們住的地方還是低榮世界,除了救主耶穌基督之外,所有人都還在努力變得更完美。所以,我們得認清一個事實:在今生,不會有完美的父母,也不會有完美的小孩。



接受自己不可能在今生成為完美的媽媽,讓我倍感謙卑,我感受到天父很信任我,願意把心愛的子女托給這麼不完美的我照顧。我答應天父這輩子會一直努力。



接受這世界上不會有完美的小孩,讓我學會放掉自己對小孩的期待,用天父的眼光去看小孩真正的樣子,也學會相信小孩正在用自己的方法,努力變得更像耶穌基督。我和小孩只是在聖約道路上同行的伴侶,我有我的掙扎,他有他的軟弱,所以要對彼此好一點。



當我體認到這一點,我就去找曉家,跟他說:我是第一次當你媽,如果做得不好,請你原諒。如果你覺得哪里不滿意,請跟我說。我答應你,我會好好聽下去,並且努力改。不過也請體諒我,有時候我沒辦法一下子就聽懂,或者雖然聽懂了,可是老是忘記,或是雖然記得,但就是沒辦法馬上做好。那就是我的弱點,請對我有耐心一點。



曉家聽了就笑一笑,沒說什麼。



後來等二女兒曉庭大了點,我也跟他說一樣的話。他回答:我早就知道你弱點很多,再說,你也不是第一次當媽了,應該要長進一點吧!



我說:可是我是第一次當你媽呀!你跟姐姐不一樣,姐姐的經驗用不到你身上啊!



神希望我們教導子女悔改(教約68:25)。可是要怎麼教呢?有個可愛的姐妹問我這問題。不就是帶著小孩念一念那幾段關於悔改的經文,解釋一下,最多背起來。除此之外,也沒別的事可作了啊?小孩還有那麼大把的空閒時間,不用來多學些英文,數學,鋼琴,對未來實際有幫助的東西,不是很可惜嗎?



親愛的姐妹,我知道要在現代社會中當媽媽很不容易,必須承受許多的焦慮和壓力。常有專家或推銷員告訴我們:只要這樣做那樣做,買這個買那個,就可以解決我們的問題。這些方法或產品都很好,也都很有效。 但我們必須記得這些都只是手段,如何運用這些手段的智慧,還是必須要從救主身上去找。



救主的愛,是一切問題的答案。我們要先自己感受過救主的愛,瞭解救主對我們的寬容和耐心,才能知道應該怎樣用這種愛去愛我們的小孩。



有段時間,我在研讀經文時,特別留意天父是如何愛祂的兒女,然後我試著把我找到的模式應用到我和小孩身上。



我發現天父從不把小孩的表現,跟自己身為父親的成敗劃上等號。經文中,人類兒女讓神失望生氣的時間,遠遠超過讓神感到欣慰的時間,反叛倔強的子女,人數遠遠超過忠信服從的子女。但天父從沒有自責,也沒有自怨自艾。



這種穩定堅強的態度,才是子女最需要從父母身上感受到的愛。你能想像我們的天父,會因為我們表現不好就感到內疚和罪惡感嗎?



我如何才能擁有那種穩定堅強的態度呢?



有個姐妹,她和丈夫都是來自有好幾個世代忠信傳承的摩爾門家庭,但是他的大兒子傳教回來後面臨信心的考驗,對福音出現很多疑惑。她跟兒子說:我不知道我把你養大的方式是否正確,才讓你冒出這些問題,我只知道我已經盡了我最大的能力,我對天父問心無愧。



穩定堅強的態度,是來自能在天父面前問心無愧。



現代一些廣受歡迎的心理學理論,描述在原生家庭遭受的傷痛,會烙印在小孩身上,影響他一輩子。這的確解釋了原因,但也讓爸媽們變得誠惶誠恐,怕自己一不小心,就毀了孩子的一生。



我們要知道,這理論只描述因果關係的一部分,不是全部,它也只給了我們一個解釋問題的說法,並沒有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。解決問題的方法,在耶穌基督身上。



不論是父母或子女,我們都有自己的選擇權。無論發生什麼事,我們都還是可以選擇接受耶穌基督的贖罪,讓救主來治癒我們。總會慈助會會長團第二諮理雷娜·亞伯圖姐妹說:你的掙扎不會決定你是怎樣的人,反而會精煉你成為更好的人。為自己的罪受苦,是在悔改。為別人的罪受苦,是在接受聖化。在救恩計畫中,受傷的烙印有其存在的必要,不見得有那麼不好。我們要學會感謝這些事。



我覺得教會裏的媽媽都非常認真,只是有時候我們也許認真過了頭,忘記邀請天父一起參與養育小孩的過程。我們忘了天父從來沒有要求我們超過體力賽跑,他只希望我們能夠高高興興地做一切我們能力範圍內的事;然後...以最大的確信站住,看神的救恩,並為了讓祂的臂膀顯露。(教約12317



我們知道哪些事是我們的能力範圍內的嗎?哪些又不是呢?我們有高高興興地去做那在能力範圍內的一切事嗎?還是因為很多世俗的憂慮,讓我們忽略了應該要高高興興去做的事,每天忙著那些原本應該是要讓神顯露臂膀的事?



許多媽媽的焦慮,來自對孩子屬世未來的不確定。我們要相信,神創造這個地球的目的,是為了要供應聖徒,這個大地豐盛而有餘,只要小孩是個聖徒,我們就不需要擔心。神對愛瑪斯密講的話,對我們一樣適用:我實在告訴你,你要把這世上的事放在一邊,追求一個較好世界的事。(教約2510



在今生,我們必須從自己經驗中,才能真正學會一些重要的事。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中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,就有能力分別善惡,之後才來到今生,是為了得到經驗,真正學會分辨善惡。



我們都有能力能力是我們從前生帶來的恩賜,但我們都需要在今生獲得經驗,才能真正學會



我們常常在說,我們需要培養小孩有哪些哪些能力,我們是否也應該想想,小孩需要擁有哪些經驗,才能真正學會那些能力呢?



要有經驗,就要讓小孩有機會有時間去做。經驗不能靠上課聽老師講,我們也沒辦法像把隨身碟插入電腦一樣,把經驗晶片插進小孩的腦袋。



經驗來自讓小孩有機會運用自己的選擇權。有時候我們必須放手讓小孩子自己選擇。畢竟,亞當夏娃為了得到辨別善惡的能力,吃了分辨善惡樹上的果子,就為此付出了會死的代價。這真的需要爸媽的心臟很強大。



大開今年暑假花了快兩個月的時間每天集訓,參加武術比賽。教練說他很有奪牌的希望。我們唯一擔心的是,比賽有可能排在星期天。我們還是決定繳費報名,並且努力祈禱,也說好如果比賽真的在星期天,我們就放棄比賽。比賽前一天賽程出來。大開的專案被安排在星期天早上。但是大開不想放棄,因為他已經辛苦練了這麼久了。



我告訴他:我尊重你的意願。但我希望你能把決定告訴天父,聽聽天父的意見。



隔天早上,我問大開,為什麼想去比賽?大開說:你繳了錢,不去很浪費。我覺得他很貼心,感覺很溫暖。我說:謝謝你幫我著想,不過你知道我已經決定要放棄這個錢,而且我比較希望你去教會。



他沒再說話。過了幾分鐘,他說:那我不去比賽了。



那個星期天,他早上起來,換好安息日服裝,就跟我們去教會,再也不提比賽的事。我覺得他做的這個決定,非常有男子氣概。



先知尼腓說:在我們盡力而為後,才能借著恩典而得救。(尼腓二書25:23)我覺得這告訴我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價。有時候盡力而為,是把會做的事做到最好,這會讓我們進步。但有時候,盡力而為也是指要願意強迫自己去做不喜歡,不熟悉,不擅長,很討厭,會讓我們很不舒服的事。這會讓我們成長。



我們常以為,如果任何事情需要我們付出代價,那我只要選擇不做那件事,不就不需要付出代價了嗎?



我們知道萬事必須有對立(尼腓二書211)。因為我們已經處在一個墜落的世界,我們只能在對立的兩種選擇間選一個,我們沒辦法什麼都不選,什麼都不做。選擇不去做,就是一種選擇,也要付出代價。



天父希望我們成了世人之後能夠快樂,羅素納爾遜會長也說,我們若將生活的重心放在耶穌基督和祂的福音上,那麼,無論發生什麼—或沒有發生什麼我們都會感到喜樂。所以就算要付出代價,我們可以一樣感覺到喜樂,付出代價並沒有那麼可怕。



我們家小孩都自學,我知道自學要付出代價,選擇留在學校也要付出代價,我評估之後,感覺我比較喜歡付出自學的代價。我們的代價之一就是,曉庭快要國小畢業了,很努力學了兩次除法直式,還沒學會。很棒的是,曉庭依然覺得自己的未來一片光明,她在國小一年級就安慰過我:如果我活到六歲還不認識字,就代表不需要認識字也可以活下去。媽媽你不用太擔心。現在我學會用納爾遜會長的句型,改成:只要我們把生活的重心放在耶穌基督和祂的福音上,那麼,無論曉庭學會了除法直式,或沒學會除法直式,我們都可以感到喜樂。



常常在要選擇之前,我們都想從天父那邊得到百分百的確認後再去做,因為我們感覺這樣就會比較容易順利成功。



有一次,我有很強烈的感覺要做一件事,我去聖殿祈禱,有很確定的感覺,所以我決定要去做。最後那件事因為一些原因沒有完成,造成我有些損失。這讓我非常疑惑。我在聖殿的感覺是錯了嗎?如果沒錯,天父為什麼會讓我遭受損失呢?



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。最後我發現,在這世界上最聽神的話的耶穌,他在塵世的傳道生活根本不順利也不成功,沒有所有的人都歸信,反而有很多人討厭他,最後他自己還被人害死,創立的教會也煙消雲散。我想,祂應該老早就知道這些後果,但是他還是去做。我憑什麼以為只要我聽神的話,就會順利成功?我又有什麼資格跟天父要求,要先讓我知道一定會成功,我才願意去做呢?



神要我失敗,失敗會讓我學到更多。這個原則,需要很大的信心才能接受。可是我真的獲益良多。



學到這點之後,我開始帶著小孩去找每次失敗的意義。我學會沒事常看著他們笑,欣賞他們,我不在他們面前掩蓋我的跌倒和重新站起來的掙扎,他們也不需要在我面前掩蓋自己的軟弱和恐懼。我跟他們一起慶祝成功,也一起慶祝失敗。我知道他們需要成功,才能鼓勵他們繼續往前走,他們也需要失敗,可以幫助他們更成熟。天父會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需要成功,什麼時候需要失敗。而我需要學會信賴天父。



學會這件事讓我和曉庭的關係改變很多。我想他應該覺得現在我有長進一點了。奇妙的是,自從我放棄把她塑造成我期待看到的樣子,專心自己努力做一個比較像救主的媽媽後,我感覺曉庭怎麼看起來越來越像一個很像救主的小孩!



至於曉家的手機,她說:我一發現找不到手機就開始祈禱,我一直感覺手機沒有不見。後來,飛機降落在松山機場後,就在袋子裏找到了。我知道天父會照顧小孩,也會回答信心的祈禱。奉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教養 福音 謙卑 親子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拂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