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上語言治療課的老師很擔心的跟我說:「像K這種小孩,上學以後很容易被老師忽略,因為他認知沒有問題,所以課業表現不會很差,又不太會跟別人互動講話,所以也不會吵鬧,或是惹麻煩,應該就是都靜靜的,沈默的坐著,所以有什麼問題都不會有人知道,在團體中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他。K這樣會非常吃虧。你最好還是趕快讓他上幼稚園,他才能學會在團體中生存下來。」

 

我說:「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我覺得至少要等到他能清楚跟我說明白上幼稚園的時間裡,發生過什麼事之後,我才會考慮讓他離開我一整天去上幼稚園。不然以他現在的語言能力,我根本不會知道他在幼稚園發生什麼事,老師要顧那麼多小孩,也不可能專門注意到他,天天跟我報告,我覺得這是對老師非常不合理的要求。能離開家裡去上學,應該是等小孩都完全準備好,能自己處理所有狀況,或是有能力跟別人請求幫助之後再去。」

 

K曾經有過手指頭被門夾到卻一聲都沒有哭的狀況,我也是過了好久才發現他的大拇指怎麼整根黑青,腫了兩倍大。連我一對一的照顧他都會發生這種事情,把他送去幼稚園讓老師照顧,我覺得真的太危險了。

 

老師又說:「這種小孩常常會被霸凌,通常都會等到非常嚴重了才會有人注意到。你應該要趕快教會他要跟大人告狀,不要什麼事都自己默默承受。」

 

我說:「我的打算是,既然講話不是K的專長,幸好個子長得不算太瘦弱,體能和身體靈活度也還可以,再長大一點就讓他去學一些博擊武術,訓練他的膽量,這樣就算很沈默,但是一站出來,氣勢就會很強,打架也不見得會打輸,這樣應該霸凌者也不敢找他。我自己是不喜歡小孩動不動就來告狀。我在家裡都鼓勵小孩自己去解決糾紛,對別人不滿要自己去想辦法溝通,因為媽媽和老師不可能一直在他身邊,他總得學會自己去處理這些事。告狀會養成習慣,讓他自己完全都不動腦筋去解決問題。我也不覺得這樣是讓小孩默默承受,我會和他們輕鬆的聊天,知道他們在學校的狀況,了解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,嘉獎他們自己解決的勇氣和能力,和他們討論有那邊可以做得更好,所以我不是完全不聞不問,但我不輕易出手幫他們解決問題。」

 

回家之後,我突然想到,K沈默寡言,非常服從命令,對痛覺又很不敏感,加上在團體中不會引人注意的特質,真的很適合當軍人,尤其是在作戰前線深入敵方做情報員—K的爺爺退休前就是在軍中當情報員,曾經參與韓戰,我們常聽他講與北韓士兵交手的驚險經驗,真的有如戰爭電影一般。K的爸爸雖然是服義務役,也是被分到特戰部隊。

 

難道,這就是家族遺傳?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拂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